浅.怒火一蹭就着.居

这里浅居 一枚主混柴圈的画渣渣.
手绘已经废了
欢迎扩列企鹅号3307283682.
天天做梦自己能变成大佬【并不能
其实只是希望技能能跟得上我想画的东西而已
其实是个变态【根本没打算隐藏属性

长女的重生!
还有文!
图稍微有点怪怪的但是我不想管.
#Seper的过去#
我...在哪...?
Seper迷迷糊糊睁开了眼。
仍然是那片熟悉的白色。上次的实验结束了…?Seper努力回想实验的过程,大脑传来一阵剧痛。记忆消失了,她这么想到。
她现在已经比刚来到这里时冷静了许多,并非因为时间久了,而是因为大脑里被植入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东西。
是什么呢?Seper想不起来。
她正躺在这个玻璃圆筒里,这个冰冷的架子上,等待下一次实验。
缺少人情味的实验室里,胡乱摆放着纸张的办公桌边站着让她躺在这里的罪魁祸首——那个邋遢的研发狂人。他自言自语着实验进度:“...骨骼强化完成,肌肉强化完成,精炼完成,五官神经强化完成...还有什么呢…”
Seper闻言,握了握手掌,隐隐作痛但确实感受得到不同,似乎是的呢。
在这里呆了这么久,Seper也大概弄明白了这人想要做什么:一个人形兵器。
“接下来就是洗脑了呢…”
大脑里嗡的一声,Seper瞪大了眼睛,绝对不能放任他这么做!自己已经失去了从前的记忆,怎么可以让他再夺走自己作为一个人拥有理智和感情的权利!
但等她再回过神来,原先躺着的坚硬的钢化玻璃筒不知怎的已经碎了。她愣愣的望向那片在冷冷的白色中绽开的红色。那人已经血肉模糊的卡在了他身下那台棱角尖利的机器上了。
上次醒来时看到了门口还有守卫,听见动静会进来的。大脑飞速运转。身体机能似乎提升了许多,刚刚一瞬间的爆发又增加了不少.
既然要逃那就要彻底一点吧,Seper迅速来到电脑边,将数据全部拷贝进U盘里。
“你在做什么!”不一会门被打开后守卫的大喊声.
Seper握紧了U盘,迅速把方才将实验者刺死的尖利棱角.似乎原本就根基脆弱容易就被颁下来了.
没有其他方法,那便战吧.
————————————————
白色的身影混杂着一抹血色跌跌撞撞的来到这条阴暗的小巷里.
Seper身体再怎么提升也比不上这个庞大组织派来守护人形兵器技术的大量精良兵力.几天以来这一路上的战斗已经重伤她的左腹和小腿,除了几乎无法行走和失血过量以外还有严重体力透支.她就要不行了.
从毫无顾忌传来的声音可以判断,这个小巷外面几乎就是这个城市的黑暗面,毒品和人口贩卖,鱼龙混杂的夜店,还有一些大型集团背地里做的黑暗交易.在这里晕过去几乎不可能有好下场,但只要被人带走,伤口稍微好转哪怕一点点,Seper就还有逆转的机会.
很巧,小巷口就有一个灰色的人影,大概是看中这巷子的阴暗来这与人交接什么的吧.现在不管是谁都可以,只求能帮她拖延点时间,只要进入了人群那些守卫就无法出手了。
Seper的指尖在碰到了那灰色人影的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
当Seper的意识再次恢复,她正躺在这件色调温和的房间里,衣服换了一身,断骨也已经被接上了,伤口上绑着绷带.
实验所那边没有过这种房间,我应该是被救了吧.实际状况比自己预想的被贩卖要好很多,但同时也引起了Seper的警惕,事出反常必有妖,那人很可能想让自己放松警惕以便获取更大的利益.
Seper突然一个激灵,U盘呢?那可是她接下来存活的根基,若是丢了她就只能等伤好了去哪里找个工作当打手了,那样露面过多会让那些人再找上来的.
她扫视了一圈房间,起身摇摇晃晃的移动过去,抓起U盘死死握在手心.
突然门开了,温和一如这房间的色调的声音传来:
“你醒了?”

评论

热度(3)